当前位置:首页 > 探索 > 第一批在朋友圈卖抗原的人,已经进去了!|试剂盒|口罩|核酸_订阅 正文

第一批在朋友圈卖抗原的人,已经进去了!|试剂盒|口罩|核酸_订阅

来源:仗势欺人网   作者:娱乐   时间:2023-02-06 08:51:25

三年前,第批的人有一批人在朋友圈卖口罩;三年后,朋友又有一批人在朋友圈卖新冠抗原。圈卖

魔幻的抗原是,三年前第一批在朋友圈卖口罩进去的已经阅人,最近刚刚出狱;三年后,进去第一批在朋友圈卖抗原的试剂酸订人,又进去了。盒口

三年前,罩核新冠病毒突降神州大地,第批的人口罩可以有效阻断空气传染,朋友成了全民必备的圈卖抗疫工具。

彼时,抗原全民抢购口罩,已经阅一时之间,进去一罩难求。

有一个叫方永胜的男子,在朋友圈卖口罩;好友告诫他朋友圈卖口罩违法,方永胜回复说:宝贵险中求,我算过了最多3年,我还年轻,我想试一下。



如方永胜所愿,2月6日他就被警方控制,2月14日在看守所接受法院审判,被判有期徒刑2年8个月。



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踩了2年8个月缝纫机的方永胜,最近刚刚出狱不久。

方永胜在监狱里安全地度过了新冠病毒最猛烈的时期,从深牢大院刚出来没多久,国家优化了疫情管控措施,停止了核酸检测,抗原试剂成为了检测新冠阳性的必备工具。

抗原试剂如三年前的口罩一般,供不应求,成了倒爷们发国难财的机会。

面对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一个方永胜倒下了,千千万万个方永胜又站了起来。

一些敢于富贵险中求的人,和当年方永胜如出一辙,在朋友圈中,卖起了抗原试剂。



原价只要四五块钱的抗原试剂盒,这些人拿到朋友圈倒手一卖,价格卖到了10元,甚至15元以上,翻了两三倍。



但凡抢手的抗疫物资,无论是抗源试剂,还是口罩和连花清瘟,这些倒爷都不放过,全部加几倍的价格,通过微信,在朋友圈中销售。

新冠抗原试剂盒是第三类医疗器械,三类医疗器械属于最高级别的医疗器械。

大家对口罩比较熟悉,一次性口罩属于一类医疗器械,医用口罩属于二类医疗器械,新冠抗原试剂盒的级别比口罩都要更高。

销售三类医疗器械,必须是具有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的企业,个人和没有许可证的企业售卖抗原试剂盒,都属于违法行为。

办理医疗器械许可证,不仅要花费2万左右的费用,还需要一定面积的经营场所,并且还需要经过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现场严格检查,整个流程没有两个月是办不下来的。

办理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,费时费力,等真办下来的时候,黄花菜都已经凉了。

于是,这些倒爷们不禁铤而走险,抱着侥幸心理,干着非法经营的勾当。

更可恶的是,他们大量收购囤积抗原试剂盒,然后加高价对外销售,扰乱市场秩序。

然而,法网恢恢疏而不漏,12月16日,上海警方查处了一起囤积居奇和哄抬防疫物资的违法犯罪行为。



原来,上海一个姓董的男子,发现倒卖抗原试剂盒有利可图,于是大量购入抗原试剂盒,并且加价50%以上对外销售。

这个上海男子和文章开头的方永胜一样,运气不好,被逮了个正着。

目前,这名上海男子被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,住进了看守所。

等待他的,将是法院的审判,他很快就能吃上牢饭,踩上缝纫机。

江西高院普法指出,个人售卖抗原试剂盒属违法行为;抗原不同于一次性口罩,个人私自贩卖抗原试剂属于违法,如果试剂出现假造、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,情节严重最高可判无期徒刑。

上海这位姓董的老兄,不仅违法销售抗原试剂,还哄抬抗疫物资价格,数罪并罚的话,他只能自求多福了。

如果他卖的抗原试剂盒是真的,轻则判个几年;如果他销售的是假冒伪劣产品,估计下半辈子就只能脚踩缝纫机了。

三年前第一批在朋友圈卖口罩进去的人,刚刚出来;现在第一批在朋友圈卖抗原试剂的人,又进去了。

你说,这个世界魔幻不魔幻。

曾经倒下的方永胜,没有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;相反,在暴利的驱使下,越来越多人的前仆后继。

100多年前,马克思老爷子在《资本论》中写道:一有适当利润,资本就胆大起来;如果有10%的利润,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;有20%的利润,它就活跃起来;有50%的利润,它就铤而走险;有100%的利润,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;有300%的利润,它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冒绞首的危险。

马老爷子估计做梦也不会想到,《资本论》中的这句话,不仅适用于资本家,还适用于中国的倒爷。

然而,倒卖抗原试剂发财的路子,留给倒爷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随着抗原试剂盒厂家的产能开始拉满,抗原试剂盒的产量迅速爬坡。

据公开的消息,广州12月2日的抗原试剂盒最大产能可以做到每日1050万人次;工信部在9月14日曾披露,全国抗原试剂的周产能超过5亿人次。

据此推算,中国如今抗原试剂盒日产量或将超过1亿人次。

按照国家卫健委的通知,基层医疗机构需按服务人口总数的15-20%储备抗原检测试剂盒;我们按14亿人口计算,全国基层医疗机构必须准备的抗原试剂盒为2.8亿人次。

除了医疗机构必备抗原试剂盒之外,最大的需求量来自于大城市居民的囤货需求。

我们按中国106个大城市的3.07亿人口来计算,每个人需求量假设是5个,总需求量大概是15亿人次。

基层医疗机构加上大城市居民的总需求,不超过20亿人次,全国的抗原试剂厂商加足马力生产,不用一个月就能完全满足。

从12月1日优化疫情管控开始计算,现在已经过去了20天,留给倒爷们发财的时间不足10天了。

到时候,足量的抗原试剂盒投向市场,被短期炒高的价格,将会一落千丈。

抗原试剂盒将不再是硬通货,新上市的抗原试剂盒价格将倒爷们手中抗原价格击穿,要么亏本认赔出局,要么货砸在手里永不翻身。

奉劝那些还在做发财梦的小倒爷,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;如果还不尽快降价抛售,即使没受到法律的制裁,之前凭运气赚到的钱,也会凭实力亏回去。

事实上,为了调配抗原试剂供应,政府已经开始接管抗原试剂厂商。

从一些厂家通知可以得知,除了政府的订单,以及有政府配额的订单以外,目前一些厂家不再向普通客户供货。



这意味着那些散兵游勇的小倒爷,将无法再从厂家低价拿到抗原试剂盒了。

一些地方政府将向居民免费发放抗原试剂盒,或者上线平价购买平台,让市民们线下预约限量购买。

从源头上控制倒爷的货源,再在市场端加大供应量,减少居民对倒爷的需求,两头夹击之下,那些二三四手倒爷,将站在高高的山顶上,亏得瑟瑟发抖!

不但要让这些倒爷进去踩缝纫机,还要让他们亏得血本无归,才能真正斩断发国难财的黑手。

要不然,像卖口罩进去的人刚出来,卖抗原的人又马上进去这种荒诞的闹剧,还会不断地上演!

标签:

责任编辑:焦点